企业慈孝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慈孝

孙莉莉:我想成为全职公益人,不只是企业家中的慈善家

来源:腾讯公益 发布时间:2018-1-3 11:09:00 点击次数:

 

孙莉莉深圳市中汇影视文化传播股份公司董事长深圳市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发起人、秘书长

  “我觉得阿拉善SEE做得最好的项目之一,就是红树林项目。” 艾路明说完这番话,台下掌声再起。在逐渐聚拢过来的目光中,满面笑容的孙莉莉微微低下了头,她似乎不习惯当众接受这样的表扬。
在新鲜出炉的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第七届理事会名单上,艾路明当选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第七届会长,孙莉莉当选理事。
  “八年来,我的公益足迹超过60万公里,公益时间超过1460天,筹集善款超过5000万元,带动参与环保公益活动人数超过10万人。”发表竞选演说时,孙莉莉回顾了自己的公益历程。

  5年前,孙莉莉参与发起成立深圳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以下简称“红树林基金会”),在她的推动下,红树林基金会成为中国第一个管理城市生态公园的环保公益机构,她也因此成为深圳历史上首位企业家园长。
  不仅如此,红树林湿地保护项目也是阿拉善SEE除了总部荒漠化项目之外,在外落地的第一个项目。如今,红树林基金会已成为阿拉善SEE各项目中心落地项目和落地执行机构的重要示范。
  从商业战场深度跨界到公益行业,将企业家思维融入公益行动,在撬动政府与民间NGO合作,动员公众参与环保行动方面,孙莉莉可谓独树一帜。据说私下开玩笑时,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终身会员、第二届会长王石不止一次对推荐孙莉莉加入阿拉善SEE的厉伟说,“你的伟大之处在于推荐了孙莉莉。”

在新出炉的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第七届理事会名单上,孙莉莉当选理事。

“我要做小钢”

  厉伟是孙莉莉参与创办的第一家公司同洲电子的股东,孙莉莉是厉伟负责的深圳松禾成长关爱基金会的捐赠人。二人志同道合,一起经商,一起做公益。

  8年前的一天,厉伟对孙莉莉说:“王石和马蔚华请你吃饭。” 孙莉莉回忆,“稀里糊涂地去了才知道,他们想发展我加入阿拉善SEE。”是时,王石刚刚卸下阿拉善SEE第二届会长的职务,但仍继续负责会员发展工作。  孙莉莉时任北大光华EMBA华南校友会秘书长,是个“爱管事的人”,热心参与公共事务,每逢水灾、地震,总会第一时间捐款。“厉伟很了解我,知道我是一个有爱心,有热情,也很有组织能力的人。”

  面对阿拉善SEE的邀请,孙莉莉心想,公司早就上市了,股票也差不多解禁了,如果会费在200万以内,就直接捐了。“结果一年只捐10万,我就毫不犹豫地加入了。” 后来她了解到阿拉善SEE这一设计的用意,“如果持续捐10年,可以成为阿拉善SEE的终身会员。阿拉善SEE想让会员持续关注环保,慢慢有感情了就会投入更多时间,身体力行地参与其中。”

  之前,她曾计划在同洲电子成立专门的基金会,加入阿拉善SEE后,这一计划就此搁下。

  孙莉莉热衷户外运动,跑过马拉松,参加过数次戈壁挑战赛。喜欢亲近大自然的她,加入阿拉善SEE之后,“发现环境保护特别能打动人”。

  在阿拉善SEE,孙莉莉认识了刘小钢。刘小钢曾是广州双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40多岁时弃商卖掉股票,到哈佛学习,之后创办千禾基金会。2011年到2015年,她先后与韩家寰、冯仑、任志强三任会长合作,是至今为止阿拉善SEE任职时间最长的秘书长。

  刘小钢的洒脱和魄力,以及从企业家转型做全职公益人的人生选择,给了孙莉莉很大的触动。

  “小钢姐的人生路径是我欣赏和追求的。 ”孙莉莉说,“原来只是想一想,没想到真有人这么干,还干成了。”敬佩之余,她逐渐定下了未来的人生方向:成为一名全职公益人,而不只是企业家中的慈善家。

  2012年,孙莉莉和王石、马蔚华、陈劲松、厉伟等阿拉善SEE华南企业家开始筹备环保项目,当年7月,红树林基金会成立。孙莉莉任理事,并毛遂自荐担任副秘书长。

  这一年,孙莉莉离开同洲电子,卖掉所有的股票,辞掉所有的职务。“我不辞职,多付出一些时间也能兼顾,”她说,“但在我心里,我的人生规划是希望将来有一天只干公益。”

  此前,她已接触文化行业十余年,熟悉行业运作,也有足够的资源。这也促成她创立中汇影视,专做文化行业,“这样才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阿拉善SEE总部和深港项目中心的工作中。”

  2013年底,孙莉莉竞选阿拉善SEE的监事。“我要做小钢”,竞选时,她说出自己的心声,并表示愿意拿出1/3的时间做公益。企业家的时间最“贵”,这一表态打动了阿拉善SEE的会员们,她顺利当选阿拉善SEE第五届监事会监事。

  红树林基金会成立一年多后,时任秘书长因故离职,为了带领基金会走上正轨,孙莉莉担起了秘书长的职责,将“90%的精力”投入其中。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长期驻扎深圳,无暇顾及中汇影视在北京的事务,公司同事偶尔有情绪,“要不你只当股东好了”,好在公司合伙人“很给力”。

孙莉莉自认,在滨海湿地保护方面,她是一个实践的专家。“我擅长的不是把这个植物那个动物保护好,而是与政府、专家合作,带动公众共同参与并将行动落地。”

环保实践的专家

  红树林基金会刚成立时,没有明确的项目,“大家觉得跟环保相关就行。”

  企业家们不想小打小闹,立足深圳,一群人最终锁定了红树林湿地保护的大方向。红树林是城市的“绿色长城”,能有效抵御风浪袭击、促淤保滩、固岸护堤、净化海水和空气,具有十分重要的生态价值。滨海湿地则是陆地生态系统和海洋生态系统的交错过渡地带,是地球的绿肺,也是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方。

  然而过去50年里,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中国也失去了“53%的温带湿地和73%的红树林”,尤其是中国滨海湿地地区,经济最发达,湿地生态也最薄弱。

  “大家野心比较大,想推动整个滨海湿地的保护。”孙莉莉回忆,一开始红树林基金会就对标国际优秀的公益组织,如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和大自然保护协会(TNC)等。

以前,深圳市民看候鸟需要去香港,现在,在深圳湾,市民们经常能够看到濒危物种黑脸琵琶与候鸟群觅食。

  深圳福田红树林自然保护区毗邻香港米埔自然保护区,同为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迁徙路线的中点,生态环境也极为相似。香港米埔自然保护区由世界自然基金会香港分会托管,红树林基金会想要借鉴这一做法,协助深圳政府管理福田红树林自然保护区。

  但是一开始就碰了钉子。“政府一听牙都快笑掉了,”孙莉莉说,“政府工作人员敬佩企业家愿意花钱花时间做环保,但怀疑我们的专业性。”

  “对方说到相关的专家,谁谁谁,我一个都不认识。当时,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我那么爱说话的一个人,在那儿一句话都没说。”孙莉莉觉得自己特别low特别丢人,经营企业多年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

  回到基金会,她找来大量资料,看鸟类的图解,了解各种植物。研究初期,“常常眼花缭乱,愁得不行。”此后她大量拜访国内外红树林、滨海湿地保护、候鸟保护等相关的专家,走访美国的黄石公园、香港米埔自然保护区、台湾关渡自然公园等国内外重要的自然保护区,学习其管理和技术。

  一年多时间里,孙莉莉高强度拜访的很多专家成了红树林基金会战略发展委员会和专家顾问的重要成员,其中不乏北京大学、北京林业大学、中国科学院、中山大学、厦门大学等高校的博士、教授。这些专家为基金会提供了专业的指导,与此同时,基金会也为科研机构在红树林等滨海湿地领域的科研工作提供了实地的数据支撑。

  现在,孙莉莉正在北大读博士,研究社会化参与的公共资源的保护与管理。她希望在实践的同时,专业性也能不断增强。

  “在滨海湿地保护方面,我是一个实践的专家。”孙莉莉说,“我擅长的不是把这个植物那个动物保护好,而是与政府、专家合作,带动公众共同参与并将行动落地。”

  好的理论能为行动提供科学的依据,但具体到行动还需要政府、专家、学者、公众、企业、NGO共同参与。“缺了任何一环,效果就不会好。”孙莉莉说。

  “企业家应该以身作则,带动企业家阶层的觉醒,”孙莉莉说,“只要带动更多人行动起来,到最后就会影响这个社会。”

上一个:识人善用才能让慈善组织走得长远
下一个:没有了!

慈孝救助

..更多

这么多年,留守儿童总是我们心中最深的痛。近年来,党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界对农村留守儿童问题日益关注和重视。20<详情查看>

王子惠为婴儿做紧急处理。  8月15日晚8时许,一产妇在朝阳区悠唐购物中心的卫生间里产下一名婴儿,情况十分<详情查看>

Copyright 2001—2012 www.fotoc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祖德慈孝网 版权所有 公安机关备案号:13010302000020